现代独行传:读犬耳零笺

  • 方美富
人生凹凸无数,有些书值得推荐,有些书推荐不够,更值得尊敬。我们从书本借来时间,照花前后镜,寻求安身立命之处。回头追忆,你自然会明白罢。

张生四书,言筌者,南华真经之得意忘言,尽是风流,见素者,老子所谓抱朴守真,悠然自得,云心者,五柳先生归去来兮,蔽身人间,犬耳者,闭户读书之折角也。

见素怀旧抒情,云心掐臂见血,犬耳踽踽独书。张景云先生新书以犬耳为名,虽无标榜为师心使气把酒赏菊者立传,然而零笺收文最早,所述之人骨头自硬,可入独行传。

张景云的“自学”功夫

  • 杨善勇
一个人的学力和学历,说实在话,确实没有绝对的关系。那一纸亮丽的名校文凭,或许可以方便一个人毕业之后谋生;可是,学养到底不能因此练就。

张景云先生的小品随笔和大块文章,显露的也正是这么一回事。新著《犬耳零笺》(吉隆坡:燧人氏;2014)作者简介里景云先生回忆他的求学生涯,是如此的匆匆,可是,他的成就之斐然,确是不可思议。

《犬耳零笺》 / 张景云 著

书名:    《犬耳零笺》 
作者:    张景云
系列:    张景云书系 3
出版:    吉隆坡 燧人氏事业 / 2014年11月

页数:    159 / 定价:RM 24 马币
ISBN 978-983-2197-03-4

内容简介:《犬耳零笺》是2001年出版的《见素小品》的姐妹卷,作品都出自早年发表的几个小品专栏,即“宏微并观”(笔名芜阶先生)、“云想”(笔名玉格)和“见素篇”(笔名张友荆)。两卷以内容性质殊异为分野自成一卷,此卷多写早年作者读书思考之鸿爪印象,各篇随写随刊,皆成于1988年至1994年之间,而所忆述之事更在前此二十至三十年之间;今结集成书,于当今之青年读者有何意义,譬之如糖饴点心可也。
(销售处: (1) 商务上海联合书店 ( 吉隆坡 苏丹街 Jalan Sultan)(2)翰墨轩画廊 Han’s Art Gallery ( 八打灵再也 阿玛广场 Amcorp Mall 三楼 L3-20 ))

读问学札记

  • 方美富
大体上读书人两种,一种是可能对所说所听较易生信心,一听了之后就心生欢喜然后照着说。另一种可能对每件事都非常谨慎,不轻易信服任何一种说法,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,尔若勿信,自往辩之,一切清晰了方才肯举步迈进。
   读书而不自疑近乎不可能,差别只在于生信的多还是就疑的寡,苏德祥《苏氏演义》曰:“《学记》云:‘善待问者如撞钟,叩之小者则小鸣,叩之大者则大鸣,待其从容然后尽其声。’谓善问学者,必待尽其词理委曲之意。”

《问学札记》:是谁传下这学术的行业,黄昏里挂起一盏灯

  • 高慧铃
乍看书名,我期待这是一本类似钱穆《师友杂忆》的叙述:学者自述学术历程,读者读出学者的养成。我期待从中看到,这些学者是因怎样的心态和学习契机,造就今天学术路上的他们?他们平时都读些甚么书?在学术氛围淡寡的马来西亚如何保持著专业书的阅读量?这些散落在各地读博的学者,各有怎样的学术机遇?遇到哪些大师级的老师?各个地域的学术生态,又有甚么不为外人知的内幕?
     以上这些期许,零散地在各篇读到。像李干耀〈筑梦、圆梦的风向仪〉,叙述了学术路上所遇到的大师级的老师,并将深受启发的话语记述下来,异常珍贵。

不曾参赛的得奖人

  • 何启良
《人间诗社》里有几位怪人,张景云和沙禽是佼佼者。景云沉默寡言,只能与他在空白里沟通,诗意如诗品则在有无之间。沙禽也是拙于辞令,只从他微笑里见其心话,诗境所隐藏的锋芒却是了得。据我所知,两人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文学奖项的赛选。或许他们已经超过了一般参赛的年龄,但是更准确的说,他们都是耕耘无声的人,在自己的世界里拒绝外在的一切与书写有关或无关的意识活动,做分内之事,做自己相信之事。景云的《言荃集》(1977)出版得太早,沙禽的《沉思者的叩门》(2012)出版得太迟,都是因为他们的书写全凭自己的感觉与判断,其立足点是对生命的叩问。年过从心所欲与耳顺之年,两人先后得奖:景云 2010年的《星云真善美新闻传播奖》,肯定他一生新闻评论的成就;沙禽荣获 2013年花踪文学大奖,应该是一项终身成就奖了。